网站首页 > 政务动态 > 通江要闻

【走近劳模】扎根空山的“黄天麻”

2007-05-02 08:39 文字大小:
[走近劳模]之一
    劳模档案:黄长清,男,现年55岁,通江县空山综合林场职工。因发展林区自营经济,兴办家庭农场成为典范。1997年10月荣获“全国林区职工自营经济先进个人”称号,2003年荣获“四川省劳动模范”,2005年获“全国劳模”。
扎根空山的“黄天麻”
——记通江县空山综合林场职工黄长清
 
    人们常说:“空山综合林场打破了吉尼斯世界纪录,有一个百多斤重的天麻,那就是‘黄天麻’(黄长清)。”
    翻开黄长清的绿色档案,被他的执着和坚毅所感动;见到这位年过半百,鬓发斑白,手布老茧的大山汉子,使我们对这位朴实、憨厚的务林人肃然起敬。在林场,他向我们讲述了自己扎根深山35年的沧桑岁月——
青春年少:与林场“缘定终身”
    记得1971年夏天,县木材公司要在云雾山成立伐木厂,在全县范围内招工,我刚刚19岁,初中也毕业了,又为老大,为担起家里的重担,便踊跃报了名。经过体检、政审一路过关,当上了一名伐木工人。
    第一次远离父母,只身来到海拔1700米的云雾山,走进了稠密茂盛的森林,看到的是那堆积如山的木材。住进那十分简陋的木屋,耳朵里成天听到的是索道机器的轰鸣声和伐木工人的号子声。每到晚上山空万籁俱寂,那种割舍不断的乡情,想起父母的艰辛,心中泛起惆怅,常常彻夜难眠,有时还蒙在被窝里伤心地掉上一阵眼泪,有些工人待不住悄悄地退下阵线,溜回了家。但是我当时血气方刚,心想既来之,则安之,好马不吃回头草。既然当上一名工人,就要坚定地走下去。依靠自己勤劳的双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默默地奉献着自己的心血和汗水,用诚实和勤劳圆满地完成了领导交给我的任务。根据我的表现,林场安排我担任伐木一队的队长,为了不辜负信任,我更是起早贪黑,晚上常在油灯下计划生产进度,安排后勤生活,尽一切心思和精力调动全队工人的生产积极性,那时我带领的队,年采伐林木在1.5万立方米以上,人工迹地更新造林每年在2000亩。
山穷水尽:对天麻“情有独钟”
   1985年12月,云雾山7000多亩森林已被砍伐一空,林场进入了资源枯竭的严峻势头, “两危”矛盾(资源危机,资金危困)日益突出。按照上级安排,我们厂搬到了空山乡境内的邓子山,伐木厂与县木材公司分离,成立了空山综合林场,实行独立核算,自负盈亏。1998年,10月1日,国家颁布天然林禁采令,全场职工面临转产分流的现实。这时有的职工摆摊设店,有的职工走南闯北加入打工仔行列,然而更多的职工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傻了眼。
    为解决林场200多人吃饭问题,林场领导研究决定分一些人搞林区多种经营,实行项目自找,资金自筹,自负盈亏,自求发展的林区自营经济发展思路。凭着我们在深山生存多年的经验和生态公益林建设的需要,我觉得种植林区中药材应该是一条出路,带头与10多名工人,成立了中心药园,挖野生天麻、茱苓,打蕨菜,试着栽种天麻。由于不懂天麻栽培技术,一年到头,我带领的一班人除开生活是所剩无几,有的连回家过年的车费都没有,我再三劝说,鼓舞士气,第二年只留下了3名职工。我性格倔强,我总认为发展林区多种经营是一条可行的致富路,并始终坚持在这条道路上摸索,可到每到收获季节翻开菌窖,却傻了眼,仍是收效甚微,真可印证了古人那句不可诚信的话,“天麻天麻,天生之麻,神仙下种,凡人来挖”。
    由于囊中羞涩,我连续三年没有回过家,收到妻子一封封家书,通篇是埋怨,家庭面临危机。我思想也曾动摇过,想回去守住妻子,守住孩子,但我最终没有下决心。我整天思索,自己栽天麻的地与挖野生天麻的地块、气候、土壤等环境条件是一模一样,为什么就不成功?后来我花了30元钱买了个袖珍收音机,每天一收工,一个人边围着火炕煮饭,边收听中央农业广播电台的农业科技知识讲座,学习理论知识,总结经验教训。功夫不负有心人,1996年我栽种的天麻终于获得了成功,收入了8000多元。我趁此说服了妻子儿女,把在县城的家搬到海拔2184米挂宝岩上安营扎寨,办起了家庭林场,以场为家,决心大干一场。
    为了巩固和扩大生产规模,我与妻子忍饥挨饿省下钱,加大了投入。由于不通公路,吃水要到山下的溪沟去背,吃米要到空山街上去背,来回60余里。有时月起三竿,我还在崎岖的山路上一把汗一把汗艰难行进,钻山越壑,寻找山中的中药材,一点一滴壮大我中药材基地。如今我已栽植大黄40万株,年栽商品天麻1500窖,年均产商品天麻400余斤,创产值6万余元。
柳暗花明:让科技服务产业
    我只是一个70年代的初中毕业生,但我坚信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为了提高天麻栽培技术,我先后自费到陕西、河南学习了天麻栽培技术。2000年5月的一天,我听说陕西碑坝镇白雀山有人懂天麻有性繁殖技术,兴奋极了,第二天就背上干粮,从空山出发,徒步经陕西佛城,顶着烈日翻了两座山,一道沟,经过4个小时的路程终于走到目的地。当地一位姓潘的栽培能手被我的精神所感动,主动到我的基地,现场选地,采野生天麻做种麻,亲手教我人工辅助授粉、培棒、播种、传授管理技术。通过精心管理,2001年6月我的有性繁殖人工天麻获得了成功,从而打破了天麻在高山林区有性繁殖技术“瓶颈”。此项技术现已在通江适宜的国有林区普遍推广。2004年林场平均每窖产天麻种子在5斤左右,全场共产天麻种子5000余斤,产值近7万余元。目前,我依靠有性繁殖技术培育的天麻品质良好,受到外来客商青睐,远销上海、广州、香港、台湾地区及东南亚一些国家。
    为实现资源的开发和保护“双赢”,我在实践中探索出“梅花状套作法”,彻底解决了林药争地矛盾。利用幼林郁闭前5年时间,套作两轮生长周期的大黄,每年施肥锄草,做到林药管护两不误,所经营的基地不仅药材长势良好,而且造林成活率,苗木保存率非常高,保持在95%以上。我的大黄基地现已发展到450亩,连年种药经营收入效益很好,2004年天麻收入创下新高,产商品天麻600余斤,收入6万余元。在天麻栽培上,我一方面合理利用成林抚育剩余物,一方面大量采集腐朽树蔸和竹根作为天麻菌材,通过科学栽种,天麻连年获得高产、稳产。
功成名就:为社会奉献余热
   艰辛孕育发展,付出终有回报。在绿色的天地里,如果说我作出了一点成绩的话,是党和人民对我的培养的结果,也是全体职工共同努力的结果。几十年来我先后受到了国家、省、市、县等各级的表彰奖励。1997年10月中国林业部,全国农林工会授予我全国林区“职工自营经济先进个人”称号,2003年12月四川省委、省政府授予我“四川省劳动模范”荣誉称号,2005年4月被中共中央、国务院表彰为“全国劳动模范”。
    我认为一个人富了不算富,大家共同富了才是富。我先后把我发展多种经营的经验对1000多名职工及周边农民进行技术传播和现场指导。自1998年实施“天保工程”后,我每年无偿提供天麻种子和资金,积极与林场及乡镇配合,举办科技培训班,累计培训人数达4000多人次。近一年来,天麻有性繁殖技术在陕西佛城乡及县内的空山乡、临江乡、新建乡、平溪镇、河口乡等15个乡镇,建立示范基地,无偿提供种植技术和部分种源,带动了70000多人次发展中药材,使他们逐步走上小康致富路,年户平均收入达5000多元。2004年有15名职工通过栽培天麻年收入已超过1万余元,全场职工自营经济收入已占全场收入的70%,年均达35万余元。
    我在林场度过了36个春秋,与天麻结下了深深情缘,别人都叫我“黄天麻”,我感到很欣慰,如今我虽已满头银发,但定会将沿着这条路继续走下去,把天麻产业做大做强,把自己的余生奉献给这片大山。 (陈军德)
 
   
 
扫码在手机上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