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报刊要闻

书写脱贫攻坚的“中国梦”

2017-10-06 07:53 信息来源: 范咏戈 文字大小:

书写脱贫攻坚的“中国梦”

——兼谈报告文学《通江水暖》   

四川省作家协会组织这样一个脱贫攻坚文学作品主题研讨会很有意义,是党的十九大召开之前文学界的一件盛事。脱贫攻坚是当前国之大事,文学也应该可以有所为的,可贵的、不简单化、不贴标签、不为主题先行,从认识生活入手,开拓提炼新的主题。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到湖南十八洞村考察的时候提出了“精准扶贫”,到2020年,让贫困人口和贫困地区同全国人民一道进入全面小康社会,是习近平总书记当前最关心的事情。这个时代课题如何变为我们的文学主题,考验着作家的情怀与担当。这个主题既是文学书写民生的传统主题,更是文学书写“中国梦”的一个崭新主题。   

四川是全国6个重点扶贫省份之一,前几年的资料显示,全国有7000多万贫困人口,四川就有600万。因为贫困户多在山高路远、自然条件恶劣的地方,四川省对于脱贫有特别迫切的愿望。四川省作家协会,非常敏感,及时引导转向,把文学主题集中到扶贫上,引导到绘制“中国梦”的实际行动上。这次提交研讨的三部作品我都认真拜读过了,给我总的印象是及时而不应时,是新生的乡村叙事,对现实主义创作都有导向性。两部中篇小说把这个时代主题转换为文学主题,都有红色元素,都有第一书记,顺应了历史与现实。   

分配给我的是重点谈一下长篇报告文学《通江水暖》。从主题来说,不用多讲了,它是一部及时回应时代的情怀之作,是一部兼备新闻性与文学性的作品。同时,我觉得它还是一部“抓功”“跑功”和“写功”三功都下到了功夫的厚重之作。   

报告文学“抓功”是指的选择题材,抓住好题材。《通江水暖》抓住了。而“跑功”则是采访之功。两位作者非常深入,在采访地一住几个月,采访对象涉及各个阶层。“写功”则是说文学表现。《通江水暖》谋篇布局上也是下了功夫的,采取以断面构成史诗的结构方式,语言也很有特色,朴实亲切。不仅素材具有直接可信性,文字也具有生动可读性。   

这部作品是当前报告文学界的一个重要收获。具体来讲,一是题材好。当下报告文学出去找精准扶贫的并不是很多。这部作品与生活同步,通过深入采访,让读者知晓了基层扶贫的现在进行时。这点不需要多说。报告文学给文学的题材不是唯一的,但也不是无差别的。   

二是立意高。这部作品立意非常高远,对于什么叫勤劳致富,什么叫金山银山都有作者新的独到的诠释。这部作品在对通江这样一个县的脱贫做全景扫描,在政策性上,把握得非常好。很多扶贫政策都涉及到了,原来我们并不了解什么是精准扶贫,什么是土地流转、生态扶贫、特产扶贫、文化扶贫、迁居扶贫……等等,通过这些项目,再加之颇具“通江特色”的山地梅花鸡,青峪猪,银耳,茶叶等,还有交通大会战、城城大会战、旅游大会战,以及地、人、林、房、钱、集体资产“六个盘活”和“森林康养”等新举措、新词热词,作者都采写得十分专业。报告文学应有科学性,如徐迟的数记,陈启文的水稻杂交,这是一部报告文学地道不地道能否有历史价值的价值所在。   

三是以人为本,写出了四川人的精气神,从中释放出正能量。不仅有项目运作,而且写出了四川人特有的当小我遇上大我的那股精气神。《通江水暖》在人物描写上狠下功夫,如夫妻小学教师、李建国种茶等。当然,这几部作品都写了“第一书记”的崭新形象,是时代亮点,以前文学画廊里没有,“第一书记”们的共性就是特别能吃苦,讲道理,重人情。这部报告文学作品,对通江而言是全景,对全国是个缩影,非常有启发意义。   

四是适度穿插。书里有很多举重若轻的人,小故事,读来也令人动容。这次参加研讨的三部作品都有红色基因也不是偶然的,革命传统贯穿了过去和现在、历史和未来,脱贫攻坚是在历史大背景下徐徐展开的一场战役。几位老板带着资金回来了不怕失败找项目,还有知识分子,几个大学生放弃城里的高收入回到家乡创业想了很多办法,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越挫越勇等,其实都是革命精神的传承。书中这些故事启示我们,“人民既是历史的创造者,也是历史的见证者,既是历史的‘剧中人’,也是历史的‘剧作者’”。《通江水暖》正是绘制了一幅充满时代感的扶贫脱贫的清明上河图。   

(作者系《文艺报》原总编辑、著名文艺评论家)(转自《四川日报》2017年10月6日04版

 

扫码在手机上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