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走进通江 > 通江文艺

文化产业学的可能性

2017-12-15 15:01 文字大小:

学术界对文化产业研究所具有的知识地位的质疑,源于对知识生产模式的不同理解。今天的知识生产模式正在由“模式一”向“模式二”转型,即由纯粹的科学知识的生产转向某个具体的应用目标的生产。

“模式二”的知识生产独立于任何事先准备好的知识体系,具有明显的跨学科特征和自我反省的机能。学科建设是一个新兴学科领域。从基础理论探索性研究进入人才培养成熟性发展研究,从而获得规范性、独立性和合法性身份认同的标志性体现,对于一个新兴学术领域的发展和成熟具有重要的意义。

一般而言,学科建设都要经历一个漫长的发展过程。托马斯·库恩(Thomas Kuhn)认为,科学界是由一个流行的范式所控制的,代表了科学界的世界观,指导和决定问题、数据和理论的选择,直至新的范式将其取代。他进一步解释,范式具有这样的特征:是一种全新的解释系统,即有关对象的本体论、本质与规律的理解系统;是一种全新的知识体系,即构成该学术群体的研究基础及范围、概念系统、基本范畴和核心理论架构;是一种全新的理论背景,即范式是一个学术共同体,是学者共同遵守并捍卫的学术平台;是一套新颖的方法论,代表一种学术传统、学术品种和学术派别。

学科范式是一门学科成为独立学科的“必要条件”或“成熟标志”,使学科之间的独立发展和双向对话成为可能。托马斯·库恩主要考察了自然科学史的科学范式,正是这种范式的不断更替,推动了科学知识的进步与发展。而人文社会科学的范式发展的特征不是范式取代,而是范式转换,不断对传统学科进行补充和延伸,在更深入或交叉的学术领域实现新的范式转换。

按照托马斯·库恩的范式理论,文化产业学科建设的标志就是要形成文化产业的学科范式,即要有标志性的学科理论、明确性的研究对象、系统性的理论体系、独立性的研究方法和规范性的人才体系。而按照这个标准来检验,中国文化产业的学科建设还处在初级发展阶段,文化产业研究问题的整体症状为理论幼稚综合征:只能讨论文化产业实践的基础性问题,没有形成独立的概念、范畴体系和研究方法;还没有构建出理论大厦,鲜明的学科特征还未形成,与其他学科的对话能力还比较弱。

由于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媒体的集中报道,文化产业研究在中国逐渐发展成一个公共学术话题,谁都可以对此说上几句,谁都可以对此评价一番。当然,这除了产业实践的躁动使然,更主要的还是文化产业的学科范式尚未形成。

中国学者在进行文化产业学科建设中逐渐划分成两种学术目标。一种是将文化产业学科建设置于传统学科的分类之下,比照国务院学位办颁布的学科目录,希望将文化产业管理作为“管理学”门类下的一级学科,与工程管理、工商管理、农林经济管理、公共管理等管理学科并列。2004年教育部试点文化产业管理本科专业也是要求授予管理学学士学位,2011年教育部修订的本科专业目录正式将文化产业管理置于工商管理之下,可以授予管理学或艺术学学士学位;

另一种就是将文化产业学科作为一个学科群来建设,可以从传统学科,比如文学、艺术学、传播学、经济学、管理学等任何一个学科角度对文化产业进行研究,可以在传统学科专业下自设方向,比如艺术学专业文化产业研究方向、企业管理专业文化产业研究方向、经济学专业文化产业研究方向。相比之下,第一种学科建设的目标更加富有学科建设的理论自信和实践勇气,而第二种学科建设的目标更符合目前中国学科建设的理论研究的实际情况。

文化产业学科建设的关键落实在于人才培养。“文化产业要求一种新的人才类型,这种兼具理论、实践和管理能力的人才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知识分子,或是我们姑且称之为新型知识分子。”文化产业的人才培养根本在于培养人才的文化产业研究思维和研究方法,尤其对于本科人才培养。这种思维不同于文学研究、哲学研究和艺术学研究的思维,也不同于传播学研究、经济学研究和管理学研究的思维。

目前,这种独特的思维在本科阶段很难实现,文化产业的知识谱系和课程设置庞杂、经典著作和师资队伍严重缺乏,这都很难为本科生构建一个具有核心竞争力的知识体系和思维能力。而在中国,发展文化产业本科专业还要面临能力教育与职业教育的平衡,即要使文化产业专业的本科生在经历四年的培养训练后获得职业市场所需要的知识和技能,这种知识和技能高度区别于在传统学科专业下所获得的训练结果。很显然,目前试点的文化产业管理本科专业没有办法获得这种优势,所以面临招生市场“火”和就业市场“冷”的冰火两重天的尴尬遭遇。现阶段,要平衡文化产业学科建设的综合性(交叉性)与实用性、广博性与专业性的对立矛盾以及基础理论研究的不足和学科建设经验的缺乏,使得文化产业本科专业的人才培养困难重重。

文化产业人才培养的核心目标是培养创意经理人。这种人才具有文化产业的专业思维,这种专业思维表现在创意管理、符号(象征)价值创造和授权经营模式上,因为文化产品满足的是精神消费、创造的是符号(象征)价值、产业价值链式是通过知识产权授权经营来实现的。因此,创意经理人的核心能力在于创意领导力,这种创意领导力就是经营管理能力,就是创意管理能力。这是文化产业人才培养的核心目标。这种创意领导力包括了基础创意管理能力和专业创意管理能力,而专业创意管理能力又包括了文化行业经验、创意价值鉴别力、审美辨别力、创意控制力、文化界人脉资源、文化市场营销力和政策运用力。显然,这些能力的获得需要行业的经验和实践的操作,这也是单纯的本科教学所承载不了的。因此,文化产业的人才培养层次重点在硕士阶段,最好重新开设“创意管理硕士”(Master ofCreative Administration,简称MCA)专业学位,培养具有文化产业核心思维理论和操作运营技能的硕士生。

如果要开设本科专业,建议开设本科双学位,在本科学生接受传统学科训练的同时,选修文化产业管理本科双学位,重点建设文化产业概论、文化产业管理学、文化产业经济学、文化资源与文化产业、文化创意研究、文化产业项目管理、文化产业版权管理、文化产业法规、文化产业案例研究和文化产业商业实践等核心课程,针对创意管理能力的核心胜任力进行训练。

文化产业人才培养的基本模式是创设理论教学和实践操作的双重模式,即在毕业论文的基础上增设毕业作品环节。因此,要建设创意实验室,进行文化产业创意经理人才的创意管理的知识和技能的实践训练。 

英国学者迈克尔·曼(MichaelMann)在《社会权力的来源》中定义了社会权力的四种来源,即经济、意识形态、军事和政治。随着大众传媒的影响,后来发展成为社会的四种权力,即宗教权力、政治权力、商业权力以及传媒娱乐权力。文化作为第五种权力,曾经是一种“隐权力”,要通过前四种权力来表现,引导和推动着前四种权力。现在,随着文化产业的发展,文化变成一种“显权力”,成为一种“软权力”和“硬权力”高度叠合的“巧权力”,直接表现在人们的宗教、政治、经济和娱乐社会生活中。这是一种新的身份认同的构建。因此,文化产业的学科建设将面临塑造文化作为第五种权力的神圣责任。

一个国家和地区的社会发展程度不取决于种族的纯或杂的生物基因,也不仅仅是由地理环境的阻碍和自然资源的不平等造成,而主要决定于人际互动关系的内容、形式和结构,决定于文化创新的方式、制度和系统。作为一种具有自我调节能力的文化创新系统,文化产业构成了极其重要的组成单元。

摘自《元浦说文

 

扫码在手机上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