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概况信息 > 通江文艺

非遗+扶贫,绘就致富的康庄大道

2018-07-27 15:06 文字大小:

消除贫困是人类社会最崇高、最壮丽的事业,也是党和政府对人民作出的庄严承诺。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确保到2020年我国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全部实现脱贫。

日前,文化和旅游部接连发布两个文件,大力推进文化精准扶贫,振兴贫困地区传统工艺,选取确定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等10个第一批重点支持地区,明确支持设立非遗扶贫就业工坊等众多举措,可谓打出了一套“非遗+扶贫”的组合拳。

用非遗的“富饶”破解生活的“贫困”

我国拥有五千年文明历史,保留了丰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据普查结果,中国有近90万项非遗资源,正是这些跨越时空、传承了千百年的大美非遗,构成了中华民族的深厚文化底蕴和共同历史记忆。

当前,一些中西部经济欠发达地区,地处偏远、城镇化程度不高,较少地受到现代城镇化的影响,较为完整的保存了当地的文化生态。如四川、贵州、云南等地,坐拥数量庞大且极富特色的非遗资源,却依旧捧着金碗要饭吃,这种“富饶的贫困”现象仍较为常见。

正所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文化扶贫要改变过去“到户到人、给钱给物”的输血式扶贫方式,为富饶的非遗技艺找到现代化的经济表达通道,真正发挥文化在脱贫攻坚工作中“扶志”、“扶智”作用,让传承千百年的大美非遗,为脱贫致富带来新生机。

此次发布的两个文件可谓吹响了“非遗+扶贫”的集结号。通知指出,要在深入调研的基础上,立足各地特有资源优势,选取适于带动就业、有市场潜力的传统工艺项目,不断挖掘非遗在现代社会中潜在的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采取政府投资、对口帮扶援建、合作共建等方式,帮助建档立卡贫困群众学习传统工艺、掌握一技之长,不断激发内生动力,带动就业增收。

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文化和旅游部非遗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刘魁立教授认为,非遗扶贫是在进行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是“以古人之规矩,开自己之生面”,使中华民族最基本的文化基因与当代文化相适应、与现代社会相协调、与扶贫攻坚的战略目标相契合。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潘鲁生曾说,发挥少数民族贫困地区的特色资源优势,加强民族传统手工艺的传承和转化,对文化保护和实施精准扶贫具有重要意义。

传承非遗之美,努力擘画美好生活的“同心圆”

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是人民的精神家园。近年来,文化扶贫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潜移默化的提升人们的思想境界,强健精神力量,开拓视野、提升自信,变“要我脱贫”为“我要脱贫”,不断激发贫困地区内在活力。

一些地方依托文化特色,不断提高非遗技艺的经济转化能力和市场经济适应水平,“非遗+扶贫”业态不断涌现。

小小竹编,编织着乡亲们的致富梦。在“两会”上,来自贵州赤水的90后全国人大代表杨昌芹着实火了一把。赤水竹编是贵州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2008年至今,杨昌芹从手工作坊做起发展到公司化运营,年营业额已达300多万元,在杨昌芹的带动下,越来越多参加过培训的贫困群众,通过赤水竹编走出生活困境,奔向小康。

没有大拆大建,保留了关中古朴街道和流水环绕的格局,“茶马古道”的繁荣景象犹如封印了过往的时光。在陕西泾阳永乐茯茶小镇,游客品尝茯茶酸奶、茯茶米酒等特色小吃,还能走进茯茶制作的茅草铺子一探究竟……陕西泾阳依托传统茯茶制作技艺,形成了生产、展示、销售、休闲于一体的茯茶文化综合体,带动村民脱贫致富。

在青海省,随手推开黄南藏族自治州吾屯村农户的家门,即能看到“家家作画、人人从艺”的繁荣景象,从事热贡艺术已经成为当地群众增收致富的主要经济来源。海南藏族自治州的藏绣产业已覆盖5县32个乡镇,在212个行政村建立了藏绣产业基地,从业人员近万人;玉树藏族自治州则以民族传统工艺品制作为载体,建设康巴藏文化产业园,辐射带动贫困群众7000余人,使户均增收1万多元。

将非遗工艺与现代科技进行融合,成为“非遗+扶贫”实践的新趋势。

在海南椰雕非遗传承人吴名驹手上,山水、树木、长城、楼阁在外形古朴拙憨的椰壳罐上栩栩如生。为了能与现代生活紧密相连,吴名驹设计出了可以通过蓝牙、Wi-Fi连接移动设备的椰雕音箱等,进一步提升了椰雕工艺品的生活实用性。

从当今互联网营销角度来看,用现代科技产品为传统非遗技艺赋予时代动能,很多非遗新产品具有很强的流量入口,拥有成为文化IP的巨大潜质。

非遗与跨业态资源进行合理嫁接,有望成打通“非遗+扶贫”的市场突破口。

有着160年历史的北京老字号内联升,先后与迪士尼、故宫淘宝合作,推出了迪士尼公主和米奇系列时尚布鞋,击中了年轻女性和儿童的“萌点”,穿在足尖的活态非遗一度成为网红、受到追捧。去年,内联升又与电影《大鱼海棠》合作推出了中国风浓郁的“大鱼海棠”主题系列布鞋,开售不到18小时便全部售罄,其火爆程度可见一斑。再比如,随着《甄嬛传》的热播,东阿阿胶也跟着火了一把,带动销量大幅上升。

对此,贫困地区的传统非遗手工艺产品也可借鉴跨业态嫁接的合作经验,逐渐走出田间地头的“自我娱乐”和手工作坊式的“单打独斗”,朝着产业化、品牌化的模式发展,敢于并善于拥抱市场,使“非遗+扶贫”成为增收致富的好路子。

使非遗工艺在传承发展中实现“保护”“致富”双丰收

非物质文化遗产紧密联系千家万户、遍布城镇村庄,与人民群众日常生产生活紧密相连。

积极推动“非遗+扶贫”,将群众日常生活技艺转化为“脱贫生产力”,既能够带动贫困人口就地创业就业、实现脱贫致富,推动区域经济结构转型升级,又有利于保护和传承非遗的文化价值,增强贫困群众的文化自信和对文化经济价值的理解,激励他们从“等靠要”向自己动手、有所作为转变。同时,还对守住生态红线不动摇、化解留守儿童教育难题、打破“贫困代际传递”的文化链条等具有重大意义。这些优势都决定了传承发展非遗手工技艺是在贫困地区实现全面脱贫、促进经济发展的一条行之有效的途径。

但也要清醒看到,把非遗变成“脱贫生产力”并非易事一桩。

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非遗的传承、保护和发展境遇也在发生变化。一些非遗工艺因为产能低下、分布散弱、很难与机器竞争而日渐衰微。例如,年画、刺绣等传统技艺,在数字复印、电脑绘制等技术冲击下,生存空间不断缩小。

更令人痛心的是,在一些贫困地区,有些工艺繁复、精美异常的非遗技艺无人肯学、后继乏力,最终成为了一个无法理解的符号,永久的躺在了文献记录当中。

此外,非遗产品的文化属性多于商品属性,应用场景较为狭窄;产品宣传不到位,“长在深闺人未识”;囿于手工制作,产品质量不稳定;非遗传承人社会地位不高… …以上种种原因,也或多或少的阻碍了非遗的传承和发展,也制约了非遗工艺的致富功能。

俗话说,“瞧准病,才能开对方”。针对上述痛点,文化和旅游部在此次印发的通知中明确指出,要加大贫困地区传统工艺振兴力度,突出传统工艺在助力精准扶贫方面的重要作用;加强贫困地区非遗传承人群培养,实施中国非遗传承人群研修研习培训计划,带动贫困地区就业增收;支持传统工艺项目优秀代表性传承人、工艺师到贫困地区开展讲习活动,提升当地传统工艺传承发展水平;支持贫困地区探索设立非遗扶贫就业工坊,以“三区三州”为重点,帮助建档立卡贫困户提高传统工艺制作创新水平;搭建贫困地区传统工艺产品设计、展示和销售平台,形成扶贫就业、产业发展和文化振兴的多赢格局。

众人拾柴火焰高。积极推动非遗的生产性保护、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引入现代产业机制和管理方法,实现非遗保护发展由封闭型、展览型、福利型向生产型、开放型、效益型、致富型转变。真正打通“非遗+扶贫”的最后一公里,不仅需要各地文化部门的高度重视,更需要高校、企业乃至全社会的共同参与。

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市场化进程的不断加快,古老的非遗工艺不可避免的开始拥抱现代科技、更新理念、塑造品牌、开拓市场。也许,扶贫的道路并不平坦,但透过政策春风,我们有理由相信,那些传承千百年的大美非遗,一定会在扶贫致富的道路上凤凰涅槃、生生不息。

摘自《中国文化传媒网》

扫码在手机上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