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政务动态 > 通江要闻

那个背石修路的老景倒在巡察路上

2018-08-10 06:35 信息来源: 牛建平 文字大小:

那个背石修路的老景倒在巡察路上

——追记巴中市通江县委第二巡察组副组长景龙呈 

2018年7月,巴中市通江县财政监督检查局。

入职3年的李林俊走入办公室,照例给窗台上的绿萝浇水。这盆绿萝,是“景局”从淘宝网上买来的,李林俊一直精心呵护着它。然而现在,“景局”再也看不到这盆长得十分茂盛的绿萝了。

“景局”,通江县财政监督检查局副局长景龙呈。今年4月20日中午,被抽调进入通江县委第二巡察组担任副组长的景龙呈和同事驾车从该县铁溪镇返回县城途中,在长坪乡境内与一辆重型货车相撞,因公殉职,享年42岁。

3个多月过去,李林俊给绿萝浇水时偶尔会发愣,通江县财政局办公大楼也依旧忙碌。只是在清风中、在人群里,那些曾经与景龙呈相熟的人,会在某个瞬间,想起与他的一段往事,一次谈话,不觉有些感伤。

 儿子的作文

“只剩我一个人,怎么算得上陪伴呢”

这是大巴山一个燥热的午后。

景龙呈的妻子林梅一袭黑衣,难言悲伤,“这么多年,一家人都没时间出去转转。”

多年公务员生涯,林梅变得坚毅而隐忍。这是3个多月来她第一次愿意接受记者采访,据说是朋友磨破了嘴皮。

20180810084639660_8Mqrz9iQ.jpg

景龙呈(右一)生前走访土门村贫困户

景龙呈2000年参加工作,2014年终于按揭买了房。林梅常年在乡镇工作,丈夫出差频繁,儿子在绵阳读寄宿初中,围坐在平常不太有人住的新房,林梅很平静,记者们很紧张。

“娃儿乖不?”新华社四川分社记者小心翼翼地问。

“还好吧,比较自觉。”林梅说,儿子强强(化名)一直由外婆带着,6岁那年外婆走了,就给婆婆带。

强强坐在沙发拐角,低头攥着衣角。四川日报记者陈松走过去搂着他的肩膀,“我儿子跟你同届,你把QQ号告诉叔叔,我拉你进我儿子培训班那个群,里面有老师讲题,还有考试资料。”

强强点点头。

景龙呈出事后,强强写了一篇作文,算是祭奠父亲:

草在摇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俩站着不说话,陪伴不过是如此简单。可是草不再有,叶子也已飘落,只剩我一个人,怎么算得上陪伴呢?

……

我们顺着山顶走,走到了“桃花林”,那一抹嫣红如同海洋,荡漾在桃花树的枝头。

“你站过,我给你照张相吧。”我伸手指过桃花树。

“算了吧,照什么照片嘛,走了走了。”你推辞着。

“来都来了,刚好今天人少,照张照片留纪念。”

你最终是拗不过我,走到那株桃花树下,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我不禁想起了这些年来都没怎么与你出来走走,压压马路了。是什么让我们不再与往昔那样了,是时间过得太快了吧,你头上的银丝也渐渐出现了,我突然发现时间怎么这般飞快流逝,仿佛与你一起爬山、打乒乓球的时光就在昨日。

“照好了没?”你问道。

我慌过神来,“还没。”按下快门,你那笑容存在了照片里。

这篇作文,通江县委第二巡察组组长周凯最先向记者提起,读完第一段,泣不成声。“一个刚刚愿意用努力拥抱生活的人,再也没有机会陪伴自己最疼爱的儿子了。”他说。

夺命的车祸

他说周末想去看儿子,却成未了的心愿

4月20日中午,周凯也在那辆车上,他坐副驾,景龙呈坐在司机后面。“撞了车有那么几十秒我什么都不知道,恢复意识之后,挣扎着打了110、120。”

“撞车后我也没意识,缓过来看见景局倒在我怀里,鼻孔、嘴巴里都是血。”37岁的熊永波,从通江县城市管理公众服务中心抽调参与巡察,出事后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话说久了,胸口还是会疼。“出事头天晚上,他说周末想去绵阳看儿子,一起吃顿饭,聊聊中考的志愿怎么报。”

4月21日就是周末,来不及知道儿子会读哪所高中,景龙呈与儿子天人永隔。

……

5月2日,通江县殡仪馆,景龙呈遗体告别仪式举行。

20180810084734661_AsE5mNsi.jpg

景龙呈的督导证还挂在父母家里。

82岁高龄的父亲景平瑞缓缓地挪到灵堂前,紧锁着眉毛,摇着头,长叹了三声——唉!唉!唉!转身出了灵堂。

通江县财监局副局长肖静第一次到殡仪馆是4月21号,看到强强一个人坐在父亲灵前的板凳上哭泣。

“我拍了拍强强的肩,说儿子阿姨知道你的心里难受,但你一定要坚强。”肖静跟景龙呈是校友,她的儿子又跟强强是好朋友,两代人的交情,所以看到强强的每一个反应,她都心如刀绞。她说:“他没跟我说话,就点了一下头,双手使劲相互搓揉着,泪眼婆娑……”

较真的副局长

不顾老同事求情,将11.6万元划归财政

通江县三合乡财政所原副所长向鵾挪用公款200万,受贿11万,发现并移交违纪违规问题线索的人,是景龙呈。

“向鵾案是县纪委监委成立后的首例留置案。”通江县纪委书记、监委主任陈贵平回忆,多年来,景龙呈清退处理了全县100多名不符合享受困难补助的人员,参与发现并移交扶贫领域问题线索26条。

参加工作18年,景龙呈用7年跑遍了5个乡镇:龙凤乡财政所出纳、烟溪乡财政所会计、会家乡财政所所长、永安片区财政所核算会计、九层乡财政所会计。

不管是在基层乡镇的财政所,还是在财监局当副局长,景龙呈的心,是向着百姓的。

向鵾案时,有人说情:都是财政系统内的干部,退回公款,党内纪律处分算了。

景龙呈还是顶着压力向相关部门作了专题汇报。根据他移交的问题线索,通江县纪委监委对向鵾启动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并移送司法。

2017年10月,景龙呈被抽调参加十三届通江县委第三轮常规巡察,县市场监管局有一张40元的车票违规报销,景龙呈以此为线索,从该局会计凭证里清理出了1.7万虚假(过期)发票。

那次巡查,他所在的巡察二组率先完成任务,表现优异的他被调往巡察四组。为摸清楚通江县享受特殊政策人员的真实情况,他主动联系县公安局、运管所、市场监督管理局等,调出了该县享受政策人员名单和死亡人员系统、车辆管理系统、个体工商户系统等数据,比对后,清退了100多名不符合享受特殊政策的人员。

20180810085841663_MYHJ9kEd.jpg

母亲给儿子做的布鞋,儿子还没来得及穿。

2018年4月,景龙呈再次被县委抽调,以副组长的身份,参加第四轮巡察。4月20日车祸后,他的工作日志再也无法更新,但却留下了一组令人难忘的数据:翻阅账本878本,谈话89人次,反馈整改问题110个,移交问题线索52个,有针对性地提出合理化意见建议16条。

通江县沙溪镇党委书记李天志仍记得,镇政府有几间商铺,三年来收了11.6万元租金,本打算用这笔钱改善一下镇上的公共设施,还没来得及,钱就被景龙呈“收”走了。

“当时他来搞巡察,发现按财务要求,这11.6万应该划归县财政。”李天志说,沙溪镇财政所所长刘继华与景龙呈相识多年,曾替沙溪镇求过情,说“别写进报告里了,镇财政也缺钱,反正都是花在老百姓身上”。

景龙呈哈哈一笑没接话,转过身就写进了巡察报告。

“他当乡会计的时候我们就认识,他坚持把11.6万写进巡察报告我曾有过怨言。”回忆起那次巡察,刘继华说:“现在才理解,钱转到县财政,他是帮我卸掉了身上的压力啊。”

刘继华记得,上次见景龙呈,还是在县上。

“你怎么这么胖?”

“病了,吃激素吃的。”

彼时,景龙呈被确诊自身免疫性脑炎,刚从四川省人民医院出院,医生嘱托他至少休息半年,景龙呈却跑到单位上班去了。

“孩子不在家,我在乡镇,他一个人待不住,就跟我说不如上班去吧。”夫妻多年,林梅了解丈夫的习惯,当时就同意了丈夫的要求。

驻村第一书记

修路带头背碎石,帮村委会建起办公楼

景龙呈出殡那天,蒲正炳转了3次车,才从通江县文峰乡土门村到了县殡仪馆。

那个肩挎军用水壶的年轻人,就躺在他面前,再也不会笑了。

蒲正炳与景龙呈相识,是2015年9月份。土门村村主任潘庆泉站在院坝里喊他:老蒲你来,这是我们村的第一书记。

那年9月,根据通江县财政监督局安排,景龙呈到文峰乡土门村任驻村第一书记。

蒲正炳迎出去,是个年轻人,戴眼镜,穿胶鞋,迷彩服,挎个军用水壶。

“我养殖了40多只土鸡,景书记奖励了我300元钱。”在蒲正炳心里,景书记心细。

“有一回景龙呈来我家走访,见我95岁老娘眼睛有眼屎,就掏了张纸给我老娘擦。”这一幕让蒲正炳觉得,景龙呈因公殉职了,自己必须去送送他。

回忆起景龙呈刚来土门村的日子,村主任潘庆泉说,刚开始自己还对他不信任:城里下来的干部,对农村懂啥子,“一个毛头小子,估计尿不到一壶里。”

当时,潘庆泉已经当了20多年村社干部,土门村一直没有村委会办公场地,每次开村民会议,都得找个大院,“越干越没信心,看到土门被评为贫困村,失落到极点。”

改变发生在一个月之后。当时,村民李文银反映,7社道路水毁较大,能否整修。景龙呈承诺:一周后答复。

景龙呈去了县扶贫移民局,很快争取了20万元,4天后,他主持召开了土门村第一次村民大会,道路破土动工。

“村民鼓了很久的掌。”潘庆泉回忆,已经很多年都没有见到过这一幕了。

2015年9月,在景龙呈的多方奔走下,土门村村委会办公场地也如期动工。

“村委会是新选新建,运材料的路太差。”潘庆泉说,那些日子,景龙呈每天都背着背篼捡石头回填路面。

“经常看到他双肩有红痕。”潘庆泉回忆,“很多村民都看不过去,搬着石头帮老景填。”

2015年底,土门村修通了长1.2公里,宽5.5米的泥碎路;2017年9月,道路全部硬化;2016年,土门村硬化了890平方米院坝;2017年,土门村有了两层楼、324平方米的村委会办公楼。

45岁的刘传友听到景龙呈去世,心里咯噔一下,“还欠着老景10万块钱呢。”

2014年6月,刘传友和别人合伙开了公司,流转村民1300余亩土地,发展核桃产业。

2015年9月,因工程款收不回来,刘传友的资金链断裂,濒临倒闭。只跟刘传友见过一面的景龙呈,自己主动上了门。

“景书记先借给我10万元周转,农民工发工资,又借给我5万元。”刘传友欲言又止:要不是景书记,公司估计倒闭了。

“耿直和仗义都是后话,他是怕企业倒闭了,牵连到村民。”潘庆泉重重地叹了口气说。

“他跟我商量过借钱给一个刘姓老板的事,一分钱利息都没要,当时我很诧异。”林梅站起身,进屋拿出了借条,“就这个,看他当时商量要给人借钱的眼神,估计钱早借出去了,后来给了我这张借条。”

寒来暑往,当第一书记两年,刘传友和景龙呈成了朋友。

村委会花台里的四季豆、南瓜、青菜是景龙呈种的,刘传友偶尔会去看看,蹲着抽支烟,无话。

家里腌好了泡菜端上桌,潘庆泉常会在饭桌上想起景龙呈,“第一次见景书记,挎着军用水壶,手里抱着一缸酸菜。”

后记

景龙呈被追授为“优秀共产党员”

景龙呈因公殉职,7月3日,四川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王雁飞批示:“景龙呈同志在平凡岗位上确有不平凡的表现,党性强、作风正,心系群众,无私奉献,事迹感人。”

20180810085531662_fGsmClnI.jpg

景龙呈生前照。

6月30日,通江县委追授景龙呈为“优秀共产党员”;7月19日,巴中市委追授景龙呈为“优秀共产党员”。转自《华西都市报2018年08月06日03版

 

 

扫码在手机上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