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概况信息 > 通江文艺

文化志愿者心声:既然做了,就要做出点样子来

2018-09-06 18:27 文字大小:

“我大学的专业就是社会工作,和我现在做的工作非常对口。”说这话的是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大圩社区的社工谢宛珊。“小时候我经常看香港的电视剧,对于社工有了初步了解,也对这项工作非常好奇,所以上大学选择专业的时候就选了社会工作。”就这样,谢宛珊毕业后顺理成章地来到社区做了一名社工。

在佛山南海区,社工、志愿者与居委会同时服务于基层社区中心。与居委会员工不同的是,谢宛珊受雇于专业的社工机构,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到社区开展服务工作,并引导志愿者组织、参与活动。在社区中,社工要面向辖区内的贫困家庭和外来务工人员的子女开展道德教育、科普宣传、法律援助、帮困服务、课外辅导等活动,倡导廉洁、责任、爱心与奉献精神。除此之外,还有一项重要的工作叫文化保育。

大圩一带的老人们还记得,过去每当墟日(赶集的日子,也作“圩日”),四面八方的人都会到此交易,“大圩”这个名字也因此而来。如今,大圩社区常住人口2万余人,墟日还在,前来赶集的人也很多,通过热闹的集市仍能瞥见往日大圩的繁华。

谢宛珊说:“其实,这里除了曾经的商业繁荣,也有过文化的繁荣,而那些庙宇文化、建筑文化、粤剧文化、武术文化等传统文化和记忆,不应该随着历史的变迁而最终消失。我们社工的一部分工作就是对这些传统文化进行宣传和推广,这就是我们说的文化保育。”

想要做好文化保育,就得先知道社区中的文化处于怎样的状态、面临着什么问题。谢宛珊在前期走访社区的时候发现,社区居民存在着对历史文化认同出现断层的情况。老人们对于曾经的历史、文化记忆日渐模糊,而年轻人对此则是一片空白,同时社区内不同类型的文化社团活力不足,也缺乏宣传平台和组织能力。在调查中,许多老人表示出对于文化认知出现断层的担忧,但又不相信依靠社工的力量可以让孩子们不“忘本”。“老人们虽然嘴上说‘有代沟’,但是能看出来他们希望年轻人了解历史、认知文化。这给了我们很多压力。可既然开了这个口,就一定要做出点样子来。”谢宛珊说。

谢宛珊通过社交软件建立了一个“大圩文化交流群”,成员从最初只有几个社工,到如今已经有近百人。通过交流群谢宛珊发现,很多人对于文化的建议都与“墟日”有关,大家认为大圩这个地方墟日文化底蕴深厚,这是其他地方比不了的。针对这样的建议,谢宛珊将目标锁定为社区的孩子。“一个孩子可能会影响一个家庭,甚至是几代人。”她说。为了号召更多人参与,她制定了文化保育的“三部曲”,即从“了解大圩”到“调研大圩”再到“改造大圩”。

最初谢宛珊计划组织孩子们在假期中去拜访社区中的老人,让老人讲述昔日大圩繁华背后的故事。孩子和老人起初都对这项活动有些不理解——老人们担心孩子们坐不住,而孩子们也不知道能从老人身上收获些什么。谢宛珊两头做工作,终于把活动组织起来了。“我还记得第一次活动那天,孩子们听得很认真,活动结束后还缠着老人不愿意回家,老人们自然乐得想再多讲些。本来活动计划一个小时,但那天直到有家长来喊孩子回家,活动才结束。”谢宛珊回忆。

有了第一次活动的成功开展,谢宛珊心里有了底,趁热打铁推进了一系列活动。在孩子们了解了墟日、古建筑、粤剧、武术等流传于大圩的文化形式后,又组织孩子们用画笔、彩纸等绘出自己心中社区未来的模样。为了让孩子们获得更多更好的体验,谢宛珊和社工组织还联系了广东财经大学设计系的学生,让他们针对大圩社区的特色文化进行文创产品设计,并对一些文化活动的细节做进一步完善。当孩子们绘制的一幅幅墟日的图画被结集成册送到老人手中的时候,老人们彻底理解了谢宛珊的工作。

“但我没想到,曾经那些讲故事的老人会最终加入我们的组织。”谢宛珊说,部分社区居民找到她,提出除了圩日以外,社区中还有许多传统文化形式亟待被年轻人了解。老人们依据各自的兴趣自发结成了小组,同谢宛珊一起制定各类文化保育的方案。有了他们的帮助,在社区开展相关工作也变得容易起来。“有趣的是,不同的小组之间还产生了竞争,他们都希望自己做的活动能更受欢迎、效果更好,还经常为了一个好的活动时间争起来。”这个时候,就需要社工出面对活动进行资源整合,将各类型活动按照不同层次和阶段推进,联系各种专业团体介入,使得每项活动都能达到预期效果。

如今在社区里组织文化活动,老年志愿者们总是早早开始布置场地、维持秩序,甚至还奔走相告为活动进行义务宣传。谢宛珊说:“文化保育和婴儿的保育不同,文化保育要靠大家的努力,政府、社工、志愿者缺一不可,随着人们参与热情的提升,这项工作将逐渐形成良性循环。如今,社区中的孩子张嘴就能说出粤剧名家的名字,伸手就能比画几下舞狮的姿势。虽然这些并不会成为他们的谋生之道,但无论他们走到哪里,都会记得自己的故乡,而这里未来的辉煌,也要靠这些年轻人来创造。”

记者手记

文化保育靠大家

自佛山开始探索“社工+志愿者”联动,推行社区志愿服务自助互助模式以来,服务队伍日益壮大,志愿服务的各项机制日渐成熟,一个个新颖又接地气的志愿服务项目也在社区里有序推进,让更多居民受惠。助人者和受助者绽放的微笑,成了这座文明城市生动的表情。

广东地区的社工群体,如今已经发展得非常庞大,社会工作也成为逐渐被人们认可的职业,这对于就业和全社会来说是一种积极的尝试,对于推动社会文化的繁荣和维系社区稳定,同样发挥着重要作用。佛山市以政府购买服务为牵引,以社区为平台,以社会组织为载体,以社工为支撑,积极引导社会力量和社会公众参与公共服务,志愿服务与创新社会管理相结合,形成了一套“政府引导、社会组织带动、居民参与、积分奖励”的制度。

在这个模式中,社工机构目前多依赖于承接政府购买服务,存在着对政府“输血”依赖大、自身“造血”能力不足的问题。其实社工也好,志愿者也罢,想要让公益服务更上一层楼,光靠热情和奉献精神还不够,如何深挖公益需求、有效整合调度社会资源,并对社工和志愿者进行专业指导,最终形成常态化,才是公益服务未来发展的方向。

摘自《中国文化传媒网》

扫码在手机上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