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政务动态 > 报刊要闻

追踪川陕苏区特区建设历史

2018-11-05 08:38 信息来源: 王国旗 毛智慧 文字大小:

追踪川陕苏区特区建设历史

——写在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

20181105091559684_JeOaO7fF.png

 

苦草坝特区示意图

20181105091600685_ueziC2dQ.png

得汉城红四方面军川陕省财经委员会旧址

20181105091600686_TDDlluas.png

苦草坝特区川陕省总经理部(工农银行)旧址

当年,川陕革命根据地在敌人的包围中得以创建与发展,采取了许多创造性、灵活性措施,实施过一些特殊政策和管理办法,其中,设立苦草坝、洪口、竹峪关、陕南特别区(以下简称“特区”),直辖于川陕省苏维埃政府,这是当时探索巩固和发展苏维埃的重大创举。川陕苏区的特区建设,为“冲破敌人经济封锁,在长期的残酷战争中,绝对保证工农红军的给养与供给,改善工农的生活,”①发挥了重大作用。

苦草坝特区建设

1932年底,红四方面军攻占通江两河口,随后南下。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在苦草坝召开入川后第一次高级干部会议,决定以通江为中心在川陕边创建根据地,分兵实施战略展开,充分发动群众。认为苦草坝地势险要,盛产粮食,有巴山为屏障,是对付北面之敌的军事要地,认为这是红军可以立足的地方和后方据点,决定在苦草坝设立特区,具体事宜由方面军总医院负责。1933年2月,苦草坝特区成立,刘杞、徐东山分别任区委书记、苏维埃政府主席。

(一)苦草坝特区是川陕苏区的革命指挥中心

苦草坝是米仓道的重要节点,是兵家屯粮养兵之地和重要战略要塞。区委按“军事要地、后方据点”的要求,积极开展社会调研,对苦草坝的各方面情况作了深入细致全面的了解,认为苦草坝是个好地方,很快根据地“军事要地、后方据点”的规划布置方案逐步形成。

特区实行志愿兵制,发动劳苦群众参军参战。当时,苦草坝群众“一手拿锄、一手拿枪”,形成全民皆兵、全民参战的战时社会动员体制。

区委机关领导驻苦草坝、得汉城、锣坪的红四方面军总供给部及所属兵工厂、造币厂、被服厂和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创办的彭扬学校、川陕省苏维埃政府经济公社等军政机关、企事业单位的党组织。苦草坝是红四方面军的指挥中枢和后方据点,是川陕苏区北面的军事要地,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和红四方面军总部长期驻此,川陕省委机关、红四方面军高干中医院曾驻得汉城。

苦草坝地形险要,易守难攻,店铺林立,物产丰富,后山有山寨,房屋甚多,是安置伤病员的好处所。还设置彭杨军事学校、军事法庭、军事监狱,并成立了苦草坝独立营。徐向前、陈昌浩、王树声等红军将领云集在此,历时4个多月,在这里指挥了著名的空山战役,苦草坝成了反“三路围攻”军事指挥中心。

(二)苦草坝特区是川陕苏区的军需制造中心

为了摆脱敌人对根据地的经济封锁,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和川陕省党和苏维埃政府,抓紧进行土地革命,没收地主的田地财产分配给穷人耕种,解决苏区军民的粮食供给。苦草坝是川陕苏区的后勤保障中心,苦草坝人民对根据地创建和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

苦草坝是红军的后勤保障之区,是整个川陕苏区军需工业、民用工业的集中地,川陕苏区是按军需和民用两大保障系统运行。川陕省财政经济委员会领导的建设局,在苦草坝特区开办铁厂、铧厂、锅厂、脚码子厂、绑腿厂、纸厂、糖厂、酒厂、盐厂和红军饲养场等,产品主要是满足民众生产生活需要。方面军的总经理部负责组织开办各种军事工业以及经理其他事宜,保证红军枪枝弹药和部队装备等军需供应,红四方面军兵工厂也由苟家湾迁到锣坪。苦草坝特区是整个川陕苏区的军事保障、部队供应的中心。这个不足10平方公里的地区内,就有27家红军和川陕省属的经济、金融、工厂、企业在这里落户。川陕苏区设在苦草坝之罗坪兵工总厂,下设子弹厂、炮弹厂和3个枪厂,兵工厂有职工1400多人,各种机床130台,制造子弹、手榴弹100多万发(枚),修理机枪300余挺、迫击炮200余门,有力地支援了革命战争。这在根据地四面被敌人封锁包围的特定环境中,提供军需保障更显其难能可贵,为取得反“三路围攻”“六路围攻”的胜利,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

(三)苦草坝特区是川陕苏区的经济金融中心

苦草坝西面得汉城有农工银行、金库、造币厂、财委会,东面锣坪有红四方面军兵工厂,苦草坝街上有被服厂、纺织厂、染布厂、斗笠厂、织布厂、草鞋厂。川陕省工农银行造币厂、石印局以及银行发行科、保管科就建立在苦草坝特区的得汉城,为保障军需民用起到了决定性作用。川陕苏区兴办银行、发行货币,设在苦草坝的川陕省工农银行制造苏维埃货币,统一币制,流通苏区金融,下有造币厂(造银币、铜币)、印钞厂(印布币、纸币),还有金库和发行兑换处。川陕省财政经济委员会主席、方面军总经理部部长郑义斋兼任工农银行行长、造币厂厂长。工农银行一方面保证了红军部队的现金供应,建立与地方工商业及各类合作社的往来。另一方面通过准确的货款发放,有力地帮助了地方与民众的发展。

政府投资兴办的商业,主要是经济公社。川陕省经济公社总社、红四方面军总经理部被服厂设在苦草坝,生产被服帽袜等军需产品,尽力满足日益扩大的红军队伍的需要。在苦草坝还创办川陕省工农中学、工农饭店、红军疗养院、女子洗衣队等单位,还设有纺织厂、织布厂、斗笠厂、草鞋厂、木船修造厂、米面加工厂、军粮收购站、粮库、粉坊等。党和红军在工厂管理中,实行了级别工资、计件工资、定额工资、技术津贴等各种形式的劳动报酬制度和严格的奖惩制度,并从各方面关心工人,提高和保护工人的劳动积极性。

洪口特区建设

1933年2月,洪口特区在洪口场成立,主要负责协调地方与红军及川陕省级机关工作,特区党委和苏维埃政府、保卫局、革命法庭、区游击队、赤卫军均驻于此。刘文翠担任区委书记,区委领导红军派驻机关和川陕省苏维埃派驻单位的党组织,发展党员100余名;邓才礼担任特区苏维埃政府主席,政府领导川陕省苏维埃政府设在洪口的企事业机构。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红四方面军总政治部、川陕省苏维埃政府机关曾驻此地。

(一)洪口特区是川陕苏区的左翼防线要塞

洪口特区是川陕苏区工作的重点地区和核心腹地,这里的土地改革和工业建设都走在整个川陕苏区的前列,这里的政治教育措施和群众思想觉悟在整个川陕苏区都起到了示范表率作用。

洪口特区成立不久,田颂尧纠集杨森、刘存厚部队从万源向洪口进犯,红十师在洪口场、竹峪关一线布防,对付东边刘存厚部,掩护侧后安全。敌人发动“三路围攻”,红军采取“收紧阵地,诱敌深入”的方针,暂时放弃竹峪关大部及洪口部分地区,被刘存厚部抢占,尔后发动反攻,迅速出击歼灭刘存厚一部,收复竹峪关,解除左翼安全。洪口特区是联络川东游击军的桥头堡,连接着川北苏区与川东游击区,为空山战役、宣达战役、万源保卫战、东线反攻取得胜利作出了突出贡献。

(二)洪口特区是川陕苏区的示范建设基地

由于红四方面军有根据地建设的经验,在川陕苏区建设上相对成熟,也推行了诸多政策。政治上,动员劳苦大众参加革命,选举积极的工农群众到特区苏维埃工作,建设苏维埃政权,实行土地革命,铲除封建势力,平分土地,实现耕者有其田,激发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在经济上,发展工农业生产、商业贸易,团结搞生产,农业获得丰收,经济形势大为改观,有力支援前线。随着洪口农业增产,经济恢复发展,根据地的物价比较稳定,而且比红军入川前,物价大幅下降。社会治理上,治理匪乱、扫黑除恶,肃清敌对分子,维护社会治安;出台禁烟政策,严禁鸦片,发起禁烟运动,增强人们体质;主张男女平等,改革婚姻制度,实现婚姻自由,实现妇女解放。在文化教育上,创办列宁学校,施行完全免费的普及教育,广泛开办了夜校、半日制学校、文化补习学校以及军训班、识字班、识字岗等教育组织形式,培养基层干部,提高了工农群众的整体文化水平。在卫生医疗上,开展卫生知识普及宣传运动,设立医院,改善卫生医疗条件,对群众实施免费就诊,保障人民身体健康,强健特区人民的体魄。洪口各项事业的蓬勃发展,与过去穷困潦倒破败景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洪口特区建设是整个川陕苏区建设的历史缩影。

(三)洪口特区是川陕苏区的物资转运中心

洪口特区物产富饶,是白石水上中游流域的物资集散中心,这里建有红四方面军供给处被服厂、铧厂、盐厂等。特区修路疏河架桥通邮,畅通交通运输,在反“三路围攻”、宣达战役、万源保卫战、东线反攻中,充分发挥物资转运中心的作用,是军需民用物资东送西运的必经之地。在反“六路围攻”时,万源方向集中了许多部队,当地粮食很少,洪口人民竭尽全力、倾其所有,为红军队伍提供粮食和物资补给。洪口特区是发动宣达战役的前沿阵地和万源保卫战物资供应中心之一,敌人“六路围攻”的最终目标是会攻苦草坝、洪口、竹峪关,万源保卫战事关特区的生死存亡。在反“三路围攻”“六路围攻”中,洪口特区核心始终未被敌人攻陷过,宣达战役红军缴获的战利品大部分运往特区或必过洪口。川陕省建设委员会在洪口特区开凿盐井数口,出盐数量、质量均较佳。川陕省设戒烟局专司助人民戒烟,提高人民体质,但允许某些地方种植罂粟,贩运烟土到白区售卖者不禁,用鸦片交换有用之物品,特区也是商品交换中心。全国和川陕省苏维埃颁发的各种法规条例,优先在特区颁布实施,川陕省第四次党代会决定,“收集黑白木耳、桐油、白蜡、木材、猪毛、羊皮等赤区多余和不需要的东西输出白区,由白区大批收买梅花、布匹、西药、食盐等赤区需要的东西。”促进特区经济繁荣。

陕南特区建设

陕南特区位于巴山南麓,东通安康、西达汉中,退可守,进可攻,战略位置极其重要。1933年2月,陕南特区在坪落场成立,主要包括西乡、镇巴各一部分地区,康洪礼为特区政府主席。

(一)陕南特区是川陕苏区的北翼安全屏障陕南特区是川陕苏区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北部前沿阵地,主要负责对外贸易和外界联络。国民党在陕南驻有重兵,陕南特区负责监视陕南之敌,解除了红军的后顾之忧,在稳定川陕苏区北翼屏障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不论是发展川陕苏区,建设苏维埃政权,还是保卫根据地,巩固红色政权,陕南特区作出了自己的贡献。党领导的武装力量在陕南频繁活动,直接减轻了苏区北边的压力,有力保障了北部边境的安全。

(二)陕南特区是川陕苏区的北部物资基地

川陕苏区的迅猛发展,与陕南党和人民的支援是分不开的。陕南人民积极地支援配合川陕苏区的斗争,给予人力、物力、财力上的支持。当红军抵达汉中后,陕南党组织给方面军总部送去了急需要的军事地图,号召青年参加红军,以实际行动支援红军。红四方面军在川北、陕南进行的几次大战役,陕南党和政府组织担架队、运输队、洗衣队,救护伤员、运送物资、洗衣补服,为支前工作作出了突出贡献。反“三路围攻”时,红军物资供给极端困难,陕南人民克勤克俭,节约了33万斤粮食,派赤卫军送给空山坝前线红军。1934年春夏,在万源前线战事日趋激烈,陕南党组织为了尽快将军需物品送往前方,开辟新路线,数十支运输队、驮帮队等络绎不绝地从陕南给万源前线运送粮草,陕南成为万源保卫战粮草供给库。

(三)陕南特区是川陕苏区的北上贸易通道

川陕苏区建立后,蒋介石急令孙蔚如部在陕南,刘湘、田颂尧部在川北,形成对红军南北夹击,胡宗南部开进陕甘地区。杨虎城为了保存自己的实力,决定与红军达成谅解,实现默契合作。双方代表在汉中进行谈判,经过数次磋商,互相取得谅解,达成以“互不侵犯,共同反蒋”为中心内容的秘密协议。巴山“秘密协议”的达成,挫败了蒋介石的罪恶阴谋,川陕苏区北线出现较为平稳的军事态势,这就解除了北翼边境的军事威胁,使红军在北翼无后顾之忧,从而使得红四方面军有力挥师南下,集中兵力应对川军,这对巩固与发展川陕苏区和以后不断取得对敌斗争的胜利都起了积极作用。

在根据地被四面封锁的情况下,红军从陕南打开缺口。订立巴山秘密协议后,我党充分利用有利形势,以汉中为交通站,建立起通往川北苏区的“秘密红色交通线”,打通了北上贸易往来,买卖运输物品,将川陕苏区土特产品输送出去,采购必须的军需物资,冲破了敌人的经济封锁,繁荣了川陕苏区的商业贸易,促进了川陕苏区经济建设。主要交通线是经南郑县的牟家坝、青石关、回军坝、天池寺、羊圈关、西河口、碑坝,进入川北苏区;预备交通线是经城固、西乡、镇巴边,进入川北苏区;后来,又开辟了一条由陕南至万源转赤北的新交通线,这解决了红四方面军与中央和外界的交通问题,并解决了物资困难。为组织好红色交通线的运输工作,一方面陕南党组织建立了两个交通站,负责集中物资;一方面红四方面军总部和川陕省苏维埃政府,在川陕边建立了物资转动站,负责接转运物资。陕南特区负责红色交通线安全,确保将军事情报和大批军用物资顺利地运往川北苏区。红军在交通线的碑坝、楼房坪等地,设立了物资转运站,囤积大量粮食、药品,供苏区急用。红军在陕南特区配备少量部队,确保交通线安全。这里是苏区与白区贸易重要场所和通道,民间贸易以“匹头生意”、“挂子生意”居多,背棉花到陕西卖后又买回黄表纸背回来销售,贸易场面颇为壮观。

1933年6月,川陕省工农银行总行行长、中共川陕省财经委主任、红四方面军总部经理部部长郑义斋、徐以新等在碑坝区洪济宫建立财政经济委员会金库,由黄清贵等人警卫,专门兑换汉中、川陕苏区货币、银元、金银等物,苏区用银元购买白区的枪支弹药、通讯器材、医疗器械,还用大烟土换白区的子弹。凡外地运往苏区货物免征一切税款,并出高价收购。从1933年3月到1934年9月,在这条线上建立了3个物资转运站,13个交通联络点,汉中的红汞、碘酒、电池、火花塞、食盐、文件、地图运往川陕苏区。苏区的银元、木耳运往南郑。潘自力、张德生等同志从这条线上去红四方面军总部。这条交通线加强了红四方面军、川陕省委与陕西党组织的共同对敌斗争,粉碎敌人对川陕苏区的经济封锬,对团结友军,分化敌垒起了重要作用。

在川陕苏区特区建设中,各级政权逐步完善,生产逐渐恢复,战争供应得到满足,工农群众生活有所改善,为巩固和发展川陕苏区,特区进行着特殊生产、特殊贸易,采取特殊政策、特殊管理,发挥了巨大而特殊的作用。革命先辈徐向前、李先念、郑义斋、吴永康参与领导了特区工作。先辈们解放思想、大胆创新,在同敌人的残酷斗争中推动了川陕苏区的发展。今天,了解川陕苏区特区历史的人并不多,过去没有引起关注,加上当年战争和隐蔽战线保密的原因,本来就鲜为人知,今天我们把它发掘出来,是为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学习借鉴,进而推动巴中老区的发展。

近年来,中央不断加大对革命老区的支持力度,国务院出台《川陕革命老区振兴发展规划》,把川陕革命根据地上升到国家层面开发,四川省也制订了《四川省川陕革命老区振兴发展规划实施方案》,巴中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学习川陕革命根据地特区建设光荣历史,对于推动巴中加快建设川陕革命老区振兴发展示范区,奋力走出秦巴山区脱贫攻坚绿色发展新路子,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和现实意义。

注释①,引自川陕省委《财政经济问题决议(草案)》

(本版图片由本报记者张敬伟摄)(转自《巴中日报》2018年11月03日02版

 

扫码在手机上浏览